全国首罚!终身禁业

  • 青眼
  • 2021年10月08日

近日,厦门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官网发布一则行政处罚案件信息公开表显示,厦门香普尔日化有限公司(下称香普尔日化公司)因无证生产儿童化妆品,被罚没约409万元,公司法定代表人被处以15.84万元罚款及终身禁业。值得关注的是,这是全国首例化妆品行业终身禁业的处罚,引起了全行业的广泛关注。


全国首例


厦门市监局称,2021年4月21日,根据举报,执法人员突击检查香普尔日化公司,现场检查发现标示台湾地区厂名厂址的儿童洗发乳、儿童沐浴乳等7种化妆品合计1141瓶,以及用于化妆品生产的工具、原料、包材等。


经抽验,被扣押产品中有4种儿童化妆品不合格,洗手液菌落总数超标。调查显示,自2018年10月以来,香普尔日化公司在未取得《化妆品生产许可证》的情况下,受邱永超委托,根据其自有配方及购买原料,委托他人加工生产沐浴乳、洗发乳、洗手液半成品(160kg/桶),并用灌装机等设备将半成品灌装为上述化妆品和洗手液。


最终,厦门市监局对香普尔日化公司处以没收相关产品和物资、没收违法所得71.89904万元、罚款337.09752万元,罚没金额共计约409万元;同时,对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谭立处4倍罚款15.84万元、终身禁业。

图片

截自厦门市监局官网


值得关注的是,该案是《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下称新条例)正式实施以来,全国首例化妆品行业终身禁业处罚案件。不仅如此,香普尔日化公司及法定代表人谭立所受到的处罚力度,也分别是新条例实施以来,企业被罚以及个人被罚案例中的最高金额。


此前,广东省曾对广州腾跃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质量负责人张灿标作出了2万元的处罚,是新条例实施后首次处罚到人(详见《全国首例!化妆品企业质量负责人被罚》)。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信息,厦门香普尔日化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08月02日,注册资本为100万元,登记机关为厦门市集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司经营范围包括了设计、生产、加工、销售:日用品、工艺品、化工产品、各类商品和技术的进出口等。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执行董事均为谭立。

图片

图片

截自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新、旧条例并用,从严处罚


值得一提的是,厦门市监局对香普尔日化公司的处罚决定依据共涉及了3个法规,分别是:《化妆品卫生监督条例》(下称老条例)第24条、新条例第59条和《厦门经济特区产品质量监督管理条例》第36条。


老条例第二十四条显示,“未取得《化妆品生产企业卫生许可证》的企业擅自生产化妆品的,责令该企业停产,没收产品及违法所得,并且可以处违法所得3到5倍的罚款。”根据此次处罚案例中,香普尔日化公司的违法所得为71.89904万元,以及其被处以的罚款金额为337.09752万元来看,该公司被处以了违法所得约4.69倍的罚款。

图片

截自老条例


而在新条例第五十九条中,则明确指出,对于“化妆品注册人、备案人委托未取得相应化妆品生产许可的企业生产化妆品”等行为,情节严重的,由监管部门责令停产停业、由备案部门取消备案或者由原发证部门吊销化妆品许可证件,10年内不予办理其提出的化妆品备案或者受理其提出的化妆品行政许可申请,对违法单位的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负责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以其上一年度从本单位取得收入的3倍以上5倍以下罚款,终身禁止其从事化妆品生产经营活动。

图片

截自新条例


由此可看出,香普尔日化公司的违法行为属于是按“情节严重”进行了处罚,而作为该公司法人的谭立也被终身禁业。


此外,厦门市监局对香普尔日化公司的处罚还依据了《厦门经济特区产品质量监督管理条例》第三十六条,即“违反本条例第七条第二款或者第十三条规定的,没收未出厂、未售出部分的零部件、原材料或者产品,没收已出厂、已售出部分产品销货款,并可处以该批产品货值一至五倍的罚款;违反本条例第十三条第一、二、三、四、六项规定,情节严重的,依法吊销营业执照。”

图片

▍截自《厦门经济特区产品质量监督管理条例》


有业内人士表示,上述案例中,结合了新、老条例,同时还参照了其他法规一起进行处罚的情况并不多见。“这基本上可视作为行业内的顶格处罚了,”一位悉知法规的行业人士对青眼说道。


儿童安全无小事


值得关注的是,不少业内人士认为,香普尔日化公司之所以会受到严厉的处罚,与其违法行为涉及儿童化妆品关系密切。


众所周知,今年6月18日,国家药监局发布了我国首个《儿童化妆品监督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其中就明确表示了,“在儿童化妆品的监管上将依法从严处理。”(详见《我国首个儿童化妆品监管法规要来了!》


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业内人士向青眼表示,国家严管儿童化妆品,一方面与1月初“大头娃娃”事件以及新法规的落地有关;另一方面,也与整个国家的基本战略方针有关。


“原本保护儿童就是每个公民的基本义务,尤其还是在当下国家鼓励生育的大势之下,国家各行政机构势必会对儿童相关产品的监管更严,以营造良好的儿童生长环境,促进生育。”该人士还建议,“儿童产品应该纳入特别保护。”


据青眼此前报道,自今年1月初,多起涉嫌违法添加激素的宝宝霜,引发“大头娃娃”事件一度引发社会关注。此后,全国各地开始陆续开展婴幼儿、儿童化妆品专项检查行动。以厦门所在的福建省为例,该省先后发布了“福建省药品监督管理局综合处关于开展儿童化妆品专项整治行动的通知 (闽药监综妆〔2021〕2号)”“福建省药监局关于开展儿童化妆品专项整治行动的工作方案等文件,展开儿童化妆品的检查与监管。而厦门市场监管局也在今年5月,开展了“点题整治”儿童化妆品非法添加问题专项整治等。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7月5日,国家药监局综合司还宣布,“儿童化妆品为2021年下半年国家化妆品安全风险监测重点品种之一”。


由此可见,儿童安全无小事,而此前国家药监局化妆品监管司副司长戚柳彬在公开场合发表的“对儿童化妆品安全的关注,监管再怎么重视都不过分”这一监管思路,已落到实处。







免责声明:以上资讯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信息传递或传送失误,请及时通知管理员更正或删除,本站积极配合但毋须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嘿,点我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