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似繁荣的新型美妆集合店,正迎来危机!

  • 360化妆品网
  • 2021年08月25日

互联网时代,电商分流,直播冲击,线下渠道的发展日益艰难。而就在这样的艰难之下,一个新物种的出现,让线下渠道又现出了光辉,那就是新型美妆集合店。关于新型美妆集合店的崛起,一直为化妆品行业津津乐道。


在国内的新型美妆集合店中,THE COLORIST调色师、WOW COLOURX11KKV四家的表现最为亮眼。以THE COLORIST调色师为例,201910月,调色师在广州、深圳亮相,之后开启了全国扩张之路。如今,调色师已经全国开设了超过300家实体店!其在2020年开的沈阳首家旗舰店,面积甚至达到了1000平方米!


新型美妆集合店的繁荣景象,从THE COLORIST调色师的布局中便可见一斑。然而,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发展,新型美妆集合店繁荣背后的危机正逐渐显现。


据小编调查,旗下拥有THE COLORIST调色师、X11KKV等美妆集合店的KK集团在2019年全年营收为6.4亿元,净利润却仅有575万元。在2020年,KK集团全年营收额达到了17亿元,然而净利润只有732万元。对于KK集团这样拥有如此庞大的美妆集合店网点的大企业而言,这样的净利润无疑是非常之低的。


KK集团的上市野心早已有之,但正因为2019年净利润之低导致其C轮融资时对赌失败,加盟商出走,甚至出现信任危机。从以上数据可知,2020KK集团的净利润只有营收额的0.4%,这样的业绩是很难让其成功上市的。


KK集团的困局,也进一步反映出了整个新型美妆集合店的发展危机。


在小编看来,这个危机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其一,缺乏具备竞争力的产品以及突出品类。新型美妆集合店的产品主打平价,通常都源自于诸多新锐小众彩妆品牌,而这些品牌大多数并不知名,所提供的产品也属于一般品。事实上,新型美妆集合店的魅力在充满视觉冲击感的店内设计,像THE COLORIST调色师的美妆蛋彩虹墙、口红墙便成为很多年轻人的打卡圣地。


换句话说,新型美妆集合店主要依靠营销来换取利润,产品主打低价,这也正是KK集团营收额的净利润占比极低的主要原因。大多数新型美妆集合店内的产品都属于“大杂烩”式的,没有突出的品类标识,更没有独特的品牌优势。


其二,名创优品、屈臣氏等等大型连锁开始引进新锐美妆品牌。新型美妆集合店的崛起,在很大程度上都依赖于新锐美妆品牌的时尚感与性价比,即是说,正是近年来新锐美妆品牌的爆发,推动了新型美妆集合店的快速发展。


然而随着名创优品、屈臣氏、丝芙兰等等大型连锁也纷纷引进新锐美妆品牌,新型美妆集合店将面临越来越大的竞争压力。相对于这些新型美妆集合店来说,名创优品、屈臣氏等大型连锁的市场影响力显然要更大。


其三,电商与直播的发展,将进一步削弱新型美妆集合店的议价权。据记者了解,抖音已经开始从纯粹的社交娱乐媒体,向电商带货平台转型,不久之后,以抖音为首的诸多社交平台都将加入到电商的行列,电商对线下渠道的冲击将愈加猛烈。


对于依靠低价建立市场优势的新型美妆集合店来说,这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困难。电商与直播的发展,让线上的议价权越来越高,许多新锐美妆品牌在直播中所定的价格,一般都比新型美妆集合店的要更低。连价格优势也在日益流失,新型美妆集合店的道路显然越走越窄。





免责声明:以上资讯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信息传递或传送失误,请及时通知管理员更正或删除,本站积极配合但毋须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嘿,点我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