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A Dermatology社论:天然并不意味着安全——清洁美妆的污垢

  • 冰寒护肤
  • 2021年06月11日
题按:“清洁美妆(Clean beauty,纯净美妆)”的概念这两年开始有点流行。但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概念,以及它是否代表着更安全、更有效呢?



美国医学会皮肤学分会杂志(JAMA Dermatology)于2019年9月发表了一篇社论,对清洁美妆进行了评论。我将原文翻译如下,供各方人士参考。
原文标题Natural Does Not Mean Safe—The Dirt on Clean Beauty Products
JAMA Dermatol. 2019;155(12):1344-1345. doi:10.1001/jamadermatol.2019.2724
原文链接:https://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dermatology/fullarticle/2751513
作者Courtney Blair Rubin, MD, MBE; Bruce Brod, MD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皮肤学系
图片
清洁美妆(Clean beauty),又称“天然护肤”,正风靡一时。2017年到2018年,天然皮肤护理产品市场增长了23%,达16亿美元,在2018年度护肤品56亿美元的销售额中占比超过25%。格温妮丝·帕特洛(Gwyneth Paltrow)等意见领袖在博客(Goop)上强硬地警告读者:“你想让防冻液(丙二醇)加在你的保湿霜里吗?我们的答案是否定的。”这引发了消费者的恐惧。现在,消费者非常渴望安全无毒的护肤品。然而,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并未能定义“干净”和“自然”,而是留给并非皮肤科的零售商、博主和名人去定义“清洁美妆”。虽然清洁美妆运动妖魔化(demonized)了数百种化合物,但在这篇评论中,我们仍然认为:随意定义“清洁”或“天然”,并不一定让产品对消费者更安全。
许多被清洁美妆倡导者谴责的成分似乎都是随意选择的,因为公司试图对产品进行“洗绿(greenwash)”,使之对有责任感的消费者更具吸引力。例如,2018年7月,全食超市(Whole Foods)更新了“不可接受成分清单”,其中列出了400多种他们认为“不适合优质身体护理产品的成分”,其中包括凡士林(矿脂)。而皮肤科医生经常把凡士林推荐给皮肤屏障受损的患者,因为它不致敏,具备作为一种保湿剂的优良品质,成本低廉,适合各类患者使用。“安全化妆品运动” (The Campaign for Safe Cosmetics)倡导消费者避免使用很多种成分,包括对羟基苯甲酸酯(尼泊金酯),而对羟基苯甲酸酯被美国接触性皮炎学会评为“2019年度非致敏原”,属于最不容易引起过敏的防腐剂之一,接触性过敏率在0.5%到1.4%之间,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这个比例一直保持稳定。环境工作组(Environmental Working Group, EWG)的安全皮肤数据库警告消费者不要接触化学防晒成分,但最近JAMA的一篇社论解释说,尽管有证据表明防晒霜成分会被系统吸收,但并无数据表明吸收会造成有毒或不良影响,而防晒霜对防止皮肤癌至关重要。
图片
(图源:beautycsgroup.com)
此外,许多所谓的"天然产品"含有高浓度的植物提取物,而这些植物提取物是刺激性和过敏性接触皮炎和光敏反应的主要原因。在费拉拉大学(University of Ferrara)的一项研究中,6.22%的外用草本产品使用者报告有1种或更多的不良皮肤反应,女性的发病率高于男性。Goop声称:“最糟糕的破坏性成分是释放甲醛的防腐剂”。但在欧洲和美国进行的11项大规模研究调查了接触性皮炎相关的常见防腐剂的比例,结果显示,接触致敏最常见的防腐剂是异噻唑啉酮类,包括甲基氯异噻唑啉酮和甲基异噻唑啉酮,但它们不是甲醛释放剂。异噻唑啉酮类防腐剂的致敏率大于4%,是欧洲防腐剂接触性皮炎最常见的原因。相对而言,甲醛甲醛释放剂(或称“甲醛供体”)、对羟基苯甲酸酯碘丙炔醇丁基氨基甲酸酯(IPBC)的接触致敏率较低。对甲醛的接触过敏患病率从欧洲的1%到美国的7%不等,而对甲醛释放剂如季铵盐-15、双咪唑烷基脲、咪唑烷基脲、1,3-二羟甲基-5,5-二甲基海因、2-溴-2-硝基丙烷-1,3-丙二醇(布罗波尔)的接触过敏患病率在欧洲不到1%,在美国介于0.5%到2%之间。据报道,IPBC的接触性致敏率从1.2%到4.2%不等(冰寒注:实际上,根据北美接触性皮炎工作组10余年的斑贴试验数据分析,IPBC的接触性致敏率仅为0.4%,参见此前的文章:IPBC——一个被误解的优秀防腐剂。“天然护肤运动”不容忍尼泊金酯和其他更安全的防腐剂,这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后果,例如使用更容易引起过敏的防腐剂——比方说——甲基异噻唑啉酮。对低致敏性、安全的防腐剂毫无根据地避免接触,以及植物性成分使用的增加,与一种新的接触性皮炎的流行有关,造成了医疗费用大量增加、误工和家庭时间减少、以及生活质量下降。
一般来说,似乎硫酸盐类、对羟基苯甲酸酯类、甲醛释放剂、化学防晒剂、香精、丁羟甲苯、邻苯二甲酸酯和丙二醇一直以来都被天然护肤运动所禁止。虽然接触性皮炎患者必须避免接触任何对其致敏的成分,但清洁美妆运动中许多最强烈的声音都建议避免使用理论上可能导致内分泌紊乱和癌症的成分。尽管事实上,这些疾病和化妆品中这些成分的浓度之间的因果关系并没有被科学证明,就像反疫苗运动经常不承认疫苗在促进人类健康方面的成功一样,我们很容易忘记:使用安全的防腐剂是必要的,它们可以防止严重感染和并发症。例如1970年代报道过,防腐不充分的睫毛膏引起假单孢菌导致的角膜溃疡。
当前,皮肤科医生对皮肤科学的知识似乎与“清洁美妆运动”传播给消费者的信息不一致。EWG的皮肤安全数据库中,对原料成分设定了假定(或推断)的毒性(putative toxicity),然后再据此对数千种产品进行打分,但这种做法并没有得到专家们的一致认可,也可能会给消费者带来困惑。例如,EWG将常见成分PEG-2豆基胺(PEG-2 soyamine)的危害评分定为5分(中等危害)——虽然EWG也承认“现有数据:无”。尽管EWG仍然是推动清洁美妆对话的强大力量,但其评估风险的方法似乎并非是由数据驱动的。EWG还从联盟销售(affiliate program)中获取利润,当消费者通过他们网站购买产品时,EWG可以获得一定比例的佣金,这可能是一个明显的利益冲突点。相反,化妆品成分评价委员会(CIR)是一个替代资源,它由许多学科的专家组成,包括皮肤病学和毒理学专家。CIR的报告以科学证据为支撑,且读者可以看到相关的证据。经过对证据的广泛审查,CIR确认丙二醇、对羟基苯甲酸酯类、硫酸盐类和许多其他被清洁美妆运动妖魔化的成分是无毒和非致癌的。
皮肤科医生需要了解护肤成分的科学知识,这样当患者不可避免地问我们关于天然护肤的问题时,就可以解释:“天然”只是一个市场用语,并不一定意味着更安全或更有效。错误的信息可能会导致接触性皮炎的发病率上升,有明显经济利益冲突的公司会鼓励你多花钱买“天然护肤品”,并让你不必要地避免那些本来安全和必要的护肤成分。此外,我们敦促FDA考虑定义“清洁”和“天然”的概念,以防止消费者对这些用语的含义产生误解。最后,消费者和医生都应该要求清洁美妆运动拿出证据来支持其主张。








免责声明:以上资讯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信息传递或传送失误,请及时通知管理员更正或删除,本站积极配合但毋须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嘿,点我咨询!